今天是,欢迎访问全国妇联之根网站!
红色寻根网首页>>寻根溯源
首页 >>  英模人物  >>  正文
爱唱山歌的女部长
  爱唱山歌的女部长

  1934年2月,热情活泼、爱唱山歌的李坚贞在中华苏维埃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当选为中央妇女部部长。

  中央妇女部设在瑞金下肖区的观音山,这是一栋砖木结构的两层楼房,博古、张闻天、李维汉、邓颖超、吴亮平等都住在这里。

  当时,正值中央苏区第五次反“围剿”战争时期,根据地的中心工作是反“围剿”,妇女工作也围绕这个中心展开。

  为了做好“扩红”工作,李坚贞把红军家属积极分子组织起来,成立了突击队和宣传队。她们以现身说法的形式,一村一户地做好宣传鼓动工作,大大激发了妇女送夫、送子当红军、保卫苏维埃政权的热情。短短几个月的时间,扩大红军好几万。

  在这一时期,李坚贞编了一首山歌。歌词是:

  劝郎哥,莫念家,

  哥当红军妹当家,

  穿起军衣拿枪炮,

  放下锄头和犁耙。

  劝郎哥,莫念家,

  家中一切莫愁它,

  一心一意向前去,

  消灭敌人好大家。

  劝郎哥,莫念家,

  军阀混战乱如麻,

  许多工农要暴动,

  应当出去帮助他。

  劝郎哥,莫念家,

  今朝分离我俩价,

  革命成功归来日,

  双手拱上自由花。

  ……

  青壮年男子当红军,上前线了,后方的生产任务就由妇女来承担。李坚贞提出的口号是:“每个劳动妇女英勇地踏上生产战线,如像红军战士上火线一样英勇!”过去这里的妇女多数是做家务和参加些田间辅助劳动,犁田耙田和插秧这些活都是男人干的。现在妇女要承担主要劳动,必须学会犁田耙田,李坚贞组织了生产教育委员会,请犁耙田能手来教。这里的妇女有缠小脚的风俗,李坚贞就苦口婆心动员青年妇女放脚。第一步,解开裹脚布,穿上鞋袜,先是旱地干活,每天晚上用热水烫脚,让其慢慢习惯;第二步,穿上草鞋下地;第三步,打着赤脚下水田。青年妇女都下田了,苏区劳力紧缺问题解决了,李坚贞又高兴地唱起了山歌:

  对面桐子开白花,

  劳动妇女学犁耙,

  手拿犁耙翻翻转,

  同志哥

  学会劳动好自家。

  桐子开花嗒嗒喳,

  红军家属拉犁耙,

  保护红军万万岁,

  同志哥,

  革命成功使牛马。

  由于长期的反“围剿”战争的消耗,红军不断地扩大,部队所需的粮食和军用品不断增加,而根据地的财力物力都很困难。为了保证红军的供给,李坚贞一方面动员工人农民增加生产,另方面动员苏区群众节省每一个铜板、每一斤粮食支援红军。在她的发动宣传下,许多妇女把自己陪嫁的银手镯、银耳环都捐献出来了,许多妇女日日夜夜赶做草鞋,几个月时间就为红军做了16万双鞋。长征前夕,从十一二岁的小姑娘到六七十岁的老大娘全都动员起来,昼夜不停地搓麻绳,纳鞋底,打草鞋,缝米袋,一个多月时间做了20万双鞋和10万条米袋交给红军。为了做好宣传发动工作,李坚贞还是凭着她那一付好嗓子,走一路唱一路。

  李坚贞常对人说,妇女哪一点都不比男人差。为了使男人们信服,她常与他们搞革命竞赛,在苏区的打土豪比赛中她就独占鳌头。

  一般干部打土豪,调查要花大半天功夫,每到一处,先向老乡打听:“哪家是税富佬?”老乡还不了解红军,又不敢得罪“土皇帝”,一般只回答:“不晓得!”要费一顿唇舌,才能搞清楚哪家是土豪。

  李坚贞却不这么干,她每开辟一块新苏区,先爬到高山上去,放眼四望,看哪家房子大,高楼多,砖瓦白灰院墙气派,心里有个大概的印象。然后她听狗叫,有钱人家的狗也神气,叫得凶,底气足,而且主动出来。没钱人家的狗也落威,只是闷声细气地哼哼。见到仗势欺人,狂吠乱叫的狗,对它主人的身份就有了几分把握。接下来是看“两栏”(牛栏、猪栏)的大小,存栏数的多少。这样由远及近选准目标后,就穿堂入室,走进已逃之夭夭的大户人家去看灶,锅灶大、油水多的人家必定有钱。再看挂在墙上的犁耙,锄头。进一步缩小目标后,就走进办公室或卧室去搜检信件公文,发现信封上有称某“老”或“先生”的,就更有了把握,在他门口糊张封条:中央妇女部李坚贞封。干脆利索地走完这几步棋后,再去向老百姓调查,把情况一摆,直接了当地询问某某家是不是土豪?老俵们见红军有了底,也会直接了当地提供真实情况。经过这样几个回合,再到土豪家去揭开封条,没收浮财。这样打土豪,一打一个准,许多男同志不得不甘拜下风,夸李坚贞是个“假男子”,是个过硬的妇女部长,一定要她介绍介绍经验。

  李坚贞想了想,能替妇女说几句话,机会难得,于是她亮开了嗓子,但她毕竟还是脸红了。她说,实际上我在很多方面不如男同志大胆敢干,我这样干全是逼出来的,凭着自己的一股“蛮”劲,靠的是“三勤”,也就是腿勤、手勤、嘴勤。“腿勤”就是经常往下面跑,接触实际,联系群众,发现问题及时处理。一双赤脚板走遍各区、乡、村,和群众住在一起,吃在一起。这样我就能摸清各地的基本情况。我把这些记在小本本上。比如,为了记录土地等级情况,我随身带个小地图,在地图上用红、黄、蓝不同颜色画上不同的标志,红色表示田肥收成好的地区,黄色是中等的,蓝色表示田瘦收成不好、有困难的地区。在布置征粮、组织生产自救时,就根据各地不同的情况,提出不同的要求。还组织困难地区的妇女群众多种杂粮和瓜菜、蕃薯等度荒,帮助群众解决实际困难。

  “手勤”就是走到哪里,我就在哪里拿起锄头、挑起担子和群众一起劳动。下田插秧、割禾、上山砍柴,挑水煮饭,喂猪等,凡是男人能干的我就去干,男人不能干的我们妇女也能干。这样群众把我当成自己人。特别是和农村妇女共同语言更多,她们的知心话也愿意跟我讲。一次她在连城工作时,一个姓吴的地主家的婢女跑来悄悄地对她说:“我家主人把好多金银财宝都埋起来逃跑了,我不敢对别人说,你是好人,我只跟你说,你不要说是我告诉你的。”说完她又把埋钱的地方指给李坚贞看,李坚贞带着部队去,果然挖出了枪枝和全部首饰,还有很多银元。

  “嘴勤”就是多宣传。根据地虽进行了土地革命,群众生活有了很大改善。但不少地区群众的生活还很艰苦,口粮不足,食盐特别缺,遇上荒年就事困难。为了安排好群众的生活,李坚贞编了一个顺口溜:“大口小口每人三斗(指每人争取每月有三斗谷),大菜小菜每家三袋(指各种菜干、瓜干、蕃薯干、笋干每家储备三袋),大缸小缸每家一缸(指咸菜,既当菜又当盐吃),走到哪里就宣传到哪里。这些顺口溜虽说不怎么好,但群众喜爱听,学得快,好处还是不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