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欢迎访问全国妇联之根网站!
红色寻根网首页>>寻根溯源
首页 >>  英模人物  >>  正文
金维映在赣南
  金维映是1931年8月中旬,与邓小平一道从上海抵达中央苏区的。离开上海前,这位27岁的浙江女子,已是上海丝织业工会中共党团书记和上海工会联合行动委员会领导人。

  金维映到瑞金后,与中共赣东特委取得了联系,见到了特委书记谢唯俊及过去相熟的中央局巡视员霍步青。

  一阵寒暄之后,金维映望着霍步青犹豫片刻,还是问出了内心的疑惑:“现在苏区的革命斗争形势,怎么有点不对劲呀?”

  谢唯俊愤愤地说:“瑞金的形势弄到这步田地,还不是李添富大肃‘社会民主党’造成的!?”

  谢唯俊继续说:“李添富讲,闽西有那么多社民党,难道一山之隔的瑞金就没有?问题是用什么来证明有呢?又没有一点确凿的证据,全凭‘人犯’的口供,就胡乱抓人杀人,扰得人心惶乱。”

  金维映疑惑地问:“李添富这么乱搞,特委怎么不加制止?”

  谢唯俊心情沉重地说:“我们不是没有考虑,难呐!不过,现在该是下决心的时候了!”

  果不其然,第三天,谢唯俊找到邓、金二人,在谈到特委的打算时,说道:“小平同志,特委决定撤销李添富的职务,由你接任。”

  “啊?!”邓小平和金维映均觉惊异。

  谢唯俊加重语气说:“这付担子很重呐!”他又指着金维映,“你,暂时没有安排职务,你的任务是协助小平同志,没有个帮手不行。”

  金维映陪同邓小平,先到了武阳、桃阳两地,这两个地方在肃“社民党”当中受害甚深,他们要通过调查掌握真实情况。

  武阳区有一批最早在瑞金闹暴动的同志,如区苏维埃政府主席陈世沂、区游击大队队长朱晒塘等,都是经受过严峻考验的党的优秀干部。可是他们全被当成“社民党’给杀害了。区委、区苏维埃政府曾一度瘫痪,无人负责。

  桃阳区10个乡的大部分干部被打成“社民党”或被抓或被杀。7月上旬,李添富带人进驻区委,宣布解散区委和区苏维埃政府,将20多个党员干部关押起来,前后杀掉一大半。新成立的区委,不到10天,绝大部分干部又被牵连,只剩下一个炊事员和一个耳聋的工作人员。

  8月底,全县三级干部大会在县城召开。主持会议的邓小平开门见山地宣布:这次会议的主要内容是纠正肃反的错误。接着,金维映作大会报告。

  金维映操着一口清亮的带有浙江定海口音的普通话.娓娓道来。她将掌握到的武阳、桃阳等区乡在肃“社民党”中深受其害的人和事,一桩桩、一件件串在自己的报告中,具体真实。与会者的神情完全被她声情并茂的报告攫住了。

  “有的干部怕戴红袖套,这能怪他们吗?因为红袖套上要写自己的名字啊,谁不担心受到意外的诬陷?”

  “有的区委干部只要看见县里来人,就扛着红旗上山躲起来,这能怪他们吗?他们是被乱抓乱杀吓怕了呀!”

  金维映的这些完全符合实情的发问,震击着与会者的心。他们没有想到这个“阿金”竟如此了解他们的苦衷。顿时,会场上如翻滚的油锅,沸腾起来。

  金维映扫视一周会场,将头发往后一甩、继续说道:“李添富是什么人?他指挥枉杀了那么多的革命干部,把我们瑞金搞成这个惨样。大家要注意,要揭发他的罪行。不要怕,上级有人在这里给大家撑腰!”

  这一说,会场上犹如滚过一阵惊雷,200多名干部立时骚动起来,不少人站着高声喊道:“说得对!金同志说得对!”

  坐在台前的李添富,完全被这突如其来的“惊雷”击懵了,心里升起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惧,脸色煞白煞白的,不知如何是好。

  金维映又说话了,她代表赣东特委宣布,拘捕李添富,撤销他的县委书记、县肃反委员会主任职务,并说赣东特委决定由邓小平接任瑞金县委书记。

  一阵暴风般的掌声过后,人们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李添富的罪行得到了清算。几天后,新县委主持召开大会,对李添富进行公审,将这个给瑞金人民带来巨大灾难的“煞星”处决了。全县五六百被当成“社民党”关押的党员干部,走出了随时可能吞噬他们生命的牢房。连日以来,瑞金万民称庆,邓小平、金维映的名字家喻户晓。

  金维映在协助邓小平肃“社民党”所展现出来的工作才干,得到了苏区中央局的关注和好评。不久,她被任命为中共于都县委书记。

  当时,中央苏区正处于30万敌军的围困之中,如何发动和组织群众配合前线作战,粉碎敌人的“围剿”,乃是各县地方工作的中心任务。金维映紧紧抓住这一根本,领导全县的工作。1932年2月起,红军以红三军团为主力攻打赣州。一月之中,红军连攻四次不能得手,只有撤围。在这四次攻赣期间,于都县在出动地方武装参战、保障粮食供应、民工运送门板、稻草等方面,按时按数完成了任务,受到红一方面军总部的表扬,金维映的名字也几次出现在《红色中华》报上。

  金维映在于都工作了10个多月,1932年8月,又奉调到于都北面的胜利县任县委书记。

  走马上任的金维映工作不到一年,便遇上了大规模的“查田”运动。

  金维映认为,毛泽东关于查田的见解和主张,符合苏区的现实,并打定主意按他说的去指导胜利县的查田运动。

  然而,一股强劲的左倾风潮翻卷在苏区各地。最初是纠正分假田、分田不彻底,渐渐地,苏区中央局在“地主不分田,富农分坏田”的一片口号声中,许多地方乱了套,中农叫苦不迭,富农恐慌难安,地主面临绝境。胜利县的查田运动远没有别县的激烈,斗争局势也平和得多。

  不久,金维映被调回瑞金,先任中央局组织部组织科长,后又担任中革军委总动员武装部副部长,并兼任瑞金扩红突击总队队长。

  武装动员部的主要任务是扩大红军,保证主力红军的兵源。金维映发挥了鼓动力强、善于接近群众的特长,与同志们一道没日没夜地忙碌奔波。她的工作热情就象一团火,燃旺了大家的革命烈焰。在她的带领下,突击队深入农村,挨家挨户做思想动员工作。与此同时,金维映还重视在群众大会上作宣传鼓动。每次群众大会,她都登台讲话,以入情入理、生动活泼的话语,营造热烈的气氛,打动人们的心弦。

  金维映以杰出的才干,与同志们一道出色地完成了瑞金的扩红任务,受到苏区中央局的高度赞扬。1934年1月20日,《红色中华》报刊出“扩大红军优胜者”的“红匾”中,上面写道:“金维映,瑞金突击队总队长,领导瑞金超过原定数目(1500人)70余名。在同一天公布的《党中央关于突击月总结的决定》中,亦宣布说:“为了教育和动员全党同志,迅速完成动员计划,对于先进县的领导者—兴国县委、兴国总政治部突击队、瑞金突击总队等单位,应给予扩大红军模范的奖旗,并将各突击队领导者的名字,如谢名仁、罗荣桓、金维映、罗迈、赖昌祚、杨保康、毛泽覃等,放在各级扩大红军突击运动的光荣红版上,写在各种小册子上、会议与报纸上,解释与宣传他们的工作经验,教育全党同志。”在完成扩红任务之后,金维映又领导瑞金收集粮食的突击运动。在县苏维埃召开的动员大会上,作了热情洋溢的报告。1934年3月8日的《红色中华》报,以《收集粮食突击运动中的光荣模范》为题,发表了金维映的这一报告。动员大会结束,金维映带着突击队下到各区乡,满腔热情地向群众进行宣传,号召群众勒紧裤带支援红军。不久,《红色中华》刊出醒目的大标题——向我们的优秀的突击队长金维映、余昌生、王首道等同志致敬!

  金维映对革命事业的竭忠尽智以及工作上的卓著政绩,受到了党的注目。在中华苏维埃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她被选为中央执行委员。

  1934年10月,迫于日益恶化的军事形势,中央主力红军不得不进行艰苦至极的战略转移。金维映与贺子珍、邓颖超等30位女同志,编入由中央各直属机关工作人员组成的红章纵队,随部队踏上了血与火的漫漫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