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欢迎访问全国妇联之根网站!
红色寻根网首页>>
首页 >>  历史功勋  >>  正文
主要工作
  1932年4月,全国妇联的前身——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妇女生活改善委员会在红都瑞金宣告成立。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妇女生活改善委员会在中央苏区的两年多时间里,在苏维埃中央政府的统一领导下,在苏区火热的革命斗争中创造性地开展工作,写下了中国妇运史上诸多第一,在解放妇女、培养妇女、团结妇女、组织和发动妇女等工作中进行了艰辛的探索,为广大妇女积极投入根据地革命斗争以及红色政权的巩固和发展,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作出了突出的贡献。苏区上上下下高度重视妇女、重视妇女工作的氛围下,苏区妇女的生活得到明显改善,各项权利得到充分体现。

  政治上与男子一样成为苏维埃国家的主人

  第一次全国工农兵苏维埃代表大会通过的《宪法大纲》明确规定:在苏维埃区域内的工人、农民、红军兵士及一切劳苦民众和他们的家属,不分男女种族,在苏维埃法律面前一律平等。苏区妇女与男子一样,凡年满16周岁以上,都依法享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有参政议政的权利。召开各级党代表大会和苏维埃代表大会以及各群众团体代表大会时,妇女代表都占有一定份额。1933年8月在进行第二次全国苏维埃代表大会代表选举时,苏维埃中央执行委员会在发布的关于选举运动的训令中,特别指出:“这里应提出劳动妇女的成份,至少要使有占百分之二十五的劳动妇女当选。”选举结果,市乡苏维埃代表中妇女所占比例一般都达到25%,有的地方甚至达到60%以上。

  在中央苏区,各级党政群领导机关中都有一定数量的妇女工作人员。党和苏维埃政府通过举办各种训练班、选拔妇女干部到各学校去深造等办法,加速培养和锻炼妇女干部。1933年8月,江西省苏维埃政府在制定省苏维埃干部学习培训计划时,特别规定:“三百六十人中,应有三分之一的女性。”中央司法部要求各级裁判部举办训练班时,要招收一定数量的妇女学做政府裁判工作。红军学校专门开办了女子义勇队,康克清担任队长,吴仲廉担任指导员,培养了100多名既能文又能武且能做地方群众工作的妇女革命骨干。经过不懈的努力,大批劳动妇女被提拔到各级领导岗位。瑞金全县有30多名妇女被选为乡苏维埃政府主席。在第二次全国苏维埃代表大会上,中央苏区有17位妇女当选为中央执行委员和候补中央执行委员,其中包括童养媳出身的中共中央妇女部部长李坚真、福建省苏维埃政府土地部部长范乐春、闽赣省委妇女部部长吴富莲、江西省委妇女部部长李美群等。

  经济上分得了土地,实行男女同工同酬

  苏区妇女和男子一样,分得了土地,成为土地的主人。她们发扬特别能吃苦的传统美德,冲破“妇女犁田遭雷打”、“妇女莳田禾不长”等封建习俗和陈腐观念,克服缠足和技术不熟等困难,积极参加生产劳动。中共中央妇女部提出了“每个劳动妇女英勇地踏上生产战线,如像红军战士上火线一样英勇”的口号。苏维埃中央政府还决定:各乡苏维埃政府之下都要设立妇女劳动教育委员会,动员小脚妇女放脚和赤脚下田,组织有经验的老农,帮助妇女学习犁田、耙田、插秧。为了表彰和推动妇女参加生产,1934年春中央政府在瑞金叶坪召开了苏区妇女劳动模范代表大会。会议期间,代表中的犁田耙田操作能手还应邀到瑞金的武阳区作现场示范表演。中央政府主席毛泽东还卷起裤褪,兴致勃勃地参加了现场会。他看着妇女们英姿飒爽扶着木犁,高扬牛鞭,翘着大拇指夸赞说:“封建社会有种迷信说法,说妇女犁田会遭雷公打,现在时代不同了,男女平等,男同志能做到的事情,你们女同志也可以做到,今天你们不是做到了吗?”毛泽东还亲自给参加表演的女劳模发了奖状和奖品:一条围裙和一顶竹笠。围裙上锈着“学犁耙能手”几个大字,竹笠上印有“劳动模范妇女”字样。中央妇女部还发动妇女种棉花、种竺麻,纺纱、织布,缓解了苏区布匹紧缺的困难。

  婚姻方面获得自由解放

  苏区妇女在婚姻制度上获得解放,是人类社会制度进步的一个重要标志。

  土地革命斗争开展后,党和苏维埃政府带领广大妇女,向落后野蛮的封建婚姻制度发起了猛烈冲击,提出了“实行婚姻自由”、“反对包办买卖婚姻”、“反对带童养媳”、“反对续婢纳妾”等口号,受到苏区妇女的热烈拥护。

  1931年11月28日,苏维埃中央执行委员会第一次会议,通过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婚姻条例》,这是中国有史以来第一部实行男女婚姻自主的民主进步的婚姻法规。这部婚姻法规明确宣布:“男女婚姻,以自由为原则,废除一切封建的包办强迫和买卖的婚姻制度,禁止童养媳”;“实行一夫一妻,禁止一夫多妻”;“结婚的年龄,男子须满20岁,女子须满18岁”;“男女结婚须双方同意,不许任何一方或第三者加以强迫”;“禁止男女在五代以内亲族血统的结婚”;“男女结婚须同到乡苏维埃或城市苏维埃举行登记,领取结婚证,废除聘金、聘礼及嫁装(妆)”;“确定离婚自由,凡男女双方同意离婚的,即行离婚,男女一方坚决要求离婚的,即行离婚。”《婚姻条例》对男女双方离婚后的子女抚养及土地、财产分割等,都作了明确规定,而且这些规定明显是偏向于保护妇女利益的。对此,苏维埃中央执行委员会在公布这部条例时解释说:“女子刚从封建压迫之下解放出来,她们的身体,许多受了很大的损害(如缠足),尚未恢复,她们的经济尚未能完全独立,所以现时离婚问题,应偏于保护女子,而把因离婚而起的义务和责任,多交给男子负担。”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婚姻条例》颁布实行后,受到苏区广大妇女的热烈欢迎,很快在全苏区得到贯彻执行。苏区的婚姻制度变革从此走上了有法可依的轨道。毛泽东赞扬说:“这种民主主义的婚姻制度,打碎了数千年束缚人类尤其是束缚女子的封建锁链,建立了适合人性的新规律,这也是人类历史上伟大的胜利之一。”

  文化水平得到显著提高

  党和苏维埃政府十分重视组织妇女学习文化知识。1932年6月,苏维埃中央人民委员会在“关于保护妇女权利与建立妇女生活改善委员会的组织和工作”的第六号训令中要求:“为要提高妇女政治文化的水平,各级的文体部应设立妇女半日学校,组织妇女识字班,可办家庭临时训练班,日间流动识字班,教员由政府及各地学校教员及群众团体的干部来担任。要督促下级妇女生活改善委员会与同级文化部计划实施妇女的文化工作,以及计划培养妇女干部,吸收妇女到各机关工作。”各级妇女工作机构和教育部门紧密配合,采取了许多措施,帮助妇女学习文化,扫除文盲。

  苏区劳动妇女参加扫盲识字的积极性很高。在瑞金县夜校学生15740人中,女子10752人,占了69﹪。识字组组员22519人,女子13519人,占了60﹪。学龄儿童20969人,女童8893人,就读小学的3981人。妇女们自己编山歌唱道:“工农妇女上夜校,读书识字开心窍;封建礼教全打倒,三从四德全唔(不)要。”毛泽东在第二次全苏大会作报告时称赞说:“妇女群众要求教育的热情,实为从来所未见。”妇女从文盲中得到了初步的解放,因此妇女的活动十分积极起来。妇女不但自己受教育,而在(且)已在主持教育,许多妇女是在作(做)小学与夜校的校长,作(做)教育委员会与识字委员会的委员了。”